万古最强仙尊:第二十章 剑碎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但是,如果你一不小心让它锋芒外露了一点,那么你是无论如何都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现在吕星剑手中的这把木剑就是这种情况,第一块木屑掉落后就如同将严密的空间打开了一个缺口,一发而不可收。

    很快上面的木屑全部掉落,这把封尘许久的剑,终于再一次的露出了它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通体银亮,不知是何材质,看上去光滑无比,不染尘埃。似乎就连目光都无法在起上停留,而是会顺着其剑身下滑。

    但是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这把剑没有剑尖,本应该是剑尖之处如今空荡荡的,不似自然育成。更像是被另一把剑,硬生生的削去了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影响这把剑的美感,反而增加了一种缺憾之美,吸引着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吕星剑,秦乐,郭修文,卢玉轩,无一不沉浸在这把剑的美感上,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战斗,忘记了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卢玉轩不会想要这么做,因为他是爱才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这个天才注定只能是他的敌人,他也绝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既然没办法让吕星剑归顺自己,那就只好摧毁他。

    好了,我的耐心已经消耗完了。你,可以去死了。

    卢玉轩冷漠地看了吕星剑一眼,已经不带有任何感情。

    卢玉轩抬起一只手指,朝着吕星剑轻轻地点了过去,下一瞬间一根虚幻的手指出现在吕星剑的眉心之前。

    手指晶莹剔透,纤细修长,看上去如同女子的玉指一般,人畜无害,但却给吕星剑带来了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。

    吕星剑明白,如果被这根手指点中,十个他也活不了。即使他的战力或许远超了他的境界,但对于结丹期的高手,他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没办法了,只能用那个了

    吕星剑暗叹一声,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。

    虚幻手指眨眼即至,吕星剑反而放松下来,再也不去抵抗来自卢玉轩的压力,双腿直直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咦?卢玉轩惊咦一声,难道吕星剑是屈服了?可惜可惜,这一式神通用出去了,他自己也收不回来。吕星剑终究要死在自己一指之下,要怪,就怪他之前太倔强了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卢玉轩眼中的惊讶变成了震惊!

    只见吕星剑放手之后,他手中的那把木剑反而自己飘了起来。竟竖在吕星剑的额前,帮吕星剑挡下了这一指!

    要知道,即使卢玉轩的这一指没有用处全力,但也不可能是一个筑基期的小辈能挡住的,更不要说,是被一把无人控制的木剑给挡下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那一指被挡下,但吕星剑的那把木剑身上却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痕,木剑颤抖着发出阵阵剑鸣。

    吕星剑跪在地上,深情的看着眼前的木剑,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。

    木剑颤抖的更厉害,不断的发出剑鸣,但这却不是悲鸣,而是传达出一种欣喜的,或者说欣慰的情感。

    吕星剑抬起头,无视额头上因为磕碰的太厉害而流出来的鲜血,又重重地连续磕了两个响头。

    木剑之前三叩首,来世再报再造恩!

    吕星剑,跪!跪的不是卢玉轩,而是他眼前的那把木剑。拜的更不会是御虚宗,而是他的师尊。

    那把木剑上的碎痕更多,仿佛随时都会断裂成无数段。

    而卢玉轩,则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,并没有要阻止的意思。甚至都收敛了外放的威压,就是要看看吕星剑还能有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当然,更重要的是,卢玉轩对那把木剑,罕见的动心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能够挡住结丹期高手攻击而不破灭的宝物可是很罕见的。而且这把木剑是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挡住了他的攻击,如果有筑基后期的修士来使用这把剑的话,毫发无损的挡住自己这一击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在卢玉轩看来,这把木剑在吕星剑手上简直是暴殄天物。如果自己能够得到这把木剑的话,已自己结丹期的修为,势必能够爆发出这把木剑的全部威能。

    甚至看着这把木剑如今受损,卢玉轩更是心疼不已,好像真的已经当成了自己的宝贝一般。甚至内心已经开始盘算起来,到时候应该将这把宝剑交给哪个能让自己放心的炼器师修缮了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想完,吕星剑已经站了起来,神色阴冷的看着卢玉轩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